您的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 经验交流
经验交流
以案说法之一:劳动关系难确定 工会法援助讨薪发表时间:2018-09-11 点击数: 分享到:

【案情介绍】受援人赵某经第三人姜某介绍于2018年4月进入翁某处工作,为温州某服饰公司加工货物,后因经营不善,翁某及其团队整体撤出该车间,但余下拖欠的员工工资尚未发放。为讨回薪资,赵某向瓯海区职工服务中心高教园区分中心寻求帮助。

【承办经过】2018年8月6日,瓯海区职工服务中心高教园区分中心热情接待了赵某的来访,在了解情况后,决定指派浙江海昌律师事务所卢锦泉律师担任其委托代理人,为其提供法律援助。卢律师在收到指派后,根据受援人的情况描述,先为受援人赵某提出劳动仲裁申请,并给单位方温州某服饰公司去电了解情况,但单位辩称与受援人赵某未签署任何劳动协议,并不存在劳动关系。随后,卢律师约定双方前往高教园区分中心进行案外调解,并告知双方,该案件目前已被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庭所受理,若案外调解成功,所出具的调解文书将由瓯海区仲裁委员会盖章确认,具有法律效力。当事人双方均表示愿意配合。在调解过程中,单位方温州某服饰公司提出,2018年4月翁某与该服饰公司签订了租赁合约,约定租用对方的车间、宿舍场地及加工设备,并为该服饰公司提供货物。而旗下的员工均为翁某自行招聘,受翁某统一管理,与单位无关。温州某服饰公司仅与翁某产生供货和租赁关系,员工赵某的工资应当向翁某讨要。场面一时陷入僵局。如果事实情况如单位方所述,则翁某与温州某服饰公司则为民事债权关系,而受援人的劳动仲裁请求,也有可能面临被仲裁法庭驳回的不利后果;同时,因为翁某自身下落不明,受援人被拖欠的工资依旧难以讨回。受援人知道此困境,一时流下了无助的泪水。经过耐心开导受援人之后,卢律师继续向受援人了解情况,受援人指认自己是经姜某介绍到翁某处工作,但工作内容是为该服饰公司生产服装,使用的是该服饰公司的设备、车间及宿舍,因此自认为是该服饰公司员工。同时经单位确认,该服饰公司现在尚欠翁某约26万元人民币的服饰加工费未发。又根据单位提供的与翁某的合同协议书第八条所述:“甲方跟乙方货款结算方式:甲方必须在每月的月底支付乙方上月所有加工的货款,用于支付其员工的薪酬”。整个案件因此迎来突破口。卢律师与该服饰公司积极沟通,并提出了如下意见:其一,赵某虽是经由姜某介绍为翁某工作,但其自认为在该服饰公司上班,生产该服饰公司货物,受到该服饰公司统一调配管理,在外观上与该用人单位构成事实劳动关系,若进入实际仲裁程序,其存在劳动关系应该能受到仲裁庭支持;其二,翁某和该服饰公司的争议,应属民事债权债务关系争议,但双方的争议不能够波及到劳动者,使劳动者的劳动薪资受损;其三,合同协议书上也明确规定了该服饰公司需支付部分货款用于支付员工薪酬,该服饰公司可先垫付薪酬,余下的金额应与翁某另行协商解决。其四,用人单位与赵某在仲裁庭内进行调解,出具的仲裁调解书经由瓯海区仲裁委盖章确认,具有法律效力,赵某也不得以此争议再次对该服饰公司提出请求,也是替用人单位省心。经过卢律师与该服饰公司各个股东的多方斡旋,该服饰公司也意识到自身的错误,因之前与翁某的合同协议约定内容含混,致使双方权责不清,在此事上与翁某都应当承担责任,但劳动者是无辜的。最终,用人单位同意以垫付款的形式先行为赵某支付工资,以解其燃眉之急,双方在瓯海区仲裁委的主持下签订了调解笔录,确认薪资将在5个工作日内转账给赵某。受援人赵某多番维权了大半月,得知薪资终于可以如数讨回,心里一块大石头也落了地,对卢律师和瓯海区职工服务中心连连表示感谢。

【案件点评】本案中的一大难点,在于当事人与用人单位之间劳动关系的认定。因为与用人单位并未签署劳动合同,且当事人也仅因为他人介绍就直接过来为翁某打工,对实际的用工主体情况并不了解,更遑论赵某能够知道用人单位与承包人翁某之间还另有一份合同协议内容。一旦双方发生债务关系争议,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就很可能由此而受损,对劳动者的处境大为不利。但承包方和发包方之间的争议,应另行寻求诉讼手段解决,与身为第三人的劳动者无关,劳动者的薪资始终需要得到保障,并且应属于优先保障,劳动者的工资关系到地方政府乃至一国的民生之本。法援律师在此案中据理力争,争取让用人单位提前垫付金额,并要求出具书面调解协议,确保今后该服饰公司反悔后,受援人也可依据该协议申请强制执行,多方面为劳动者贴心考虑。同时,该案件对劳动者亦有教育作用,提醒劳动者在今后的务工活动中,一定要积极维护自身权利,与用人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通过书面的方式明确双方的劳动关系、薪酬金额、劳动时间等基本要素,在实际发生争议之时,也能够成为争取劳动者合法权利的有力证据。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